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

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

銘星冰雪(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電話:010-62152260

 

手機:18518605588                  聯系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大屯路風林綠洲西奧中心A座20層

 

郵編:100101                           聯系郵箱:wuws@tabi-p.com

版權所有 ? 2019 銘星冰雪(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京ICP備05014377號-1

冬奧國家隊

訓練基地承建商

中國滑雪協會會員

萬達戰略合作伙伴

>
>
>
疫情后,青少年學生冰雪運動向何處去

疫情后,青少年學生冰雪運動向何處去

作者:
銘星冰雪
來源:
中國青年報
發布時間:
2020-08-14 11:23

 

    8月8日是全民健身日。體育強則中國強,國運興則體育興。疫情之后,學校體育運動將逐步啟動,而青少年學生冰雪運動面臨著內生動力和結構性矛盾的雙重考驗。未來,校園冰雪運動教育應從何處突圍?讓我們跟隨“全國冰雪運動參與狀況年度調查(2019)”,找尋其中的答案。

 

疫情后,青少年學生冰雪運動向何處去
光明圖片


    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強調:“體育承載著國家強盛、民族振興的夢想。”借主辦冬奧會契機推動青少年參與冰雪運動是黨和政府的重要關切,也是主辦北京冬奧會的美好愿景。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指示精神,了解我國以青少年為核心的大眾冰雪運動參與和消費狀況,推動新冠肺炎疫情后青少年冰雪運動參與,中國人民大學“2022北京冬奧會冰雪運動普及和發展對策研究”課題組在第一次全國調查的基礎上啟動了第二次“全國冰雪運動參與狀況年度調查(2019)”。

    本次調查的調查范圍覆蓋我國除港澳臺地區的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共334個地、市級單位。調查樣本為4351人,對樣本數據進行聯合加權后能代表11.3億人口。本文重點關注數據庫中的青少年學生群體。

    在學校參與過冰雪運動課程的未成年學生僅有13%

    學生們參與冰雪運動的狀況怎么樣

    學生群體包括“成年學生”和不滿18歲的“未成年學生”兩個群體。

    截至2019年5月,成年學生“曾經參與”(以各種方式“曾經參加過”冰雪運動,下同)的約占39.2%。其中,參加過滑雪的占17.7%、滑冰的27.1%、民俗性運動或觀光活動的18.2%;參加過冰壺(0.8%)、冰球(1.2%)等冷門運動的很少。

    成年學生“最近參與”(距離調查時間最近的一次參與,下同)滑雪的占31.0%、滑冰的49.5%、民俗性體驗活動的16.3%;參加過冰壺(0.4%)、冰球(1.4%)等冷門項目的很少。83%學生的運動參與總用時不足4個小時,6.1%的人在1天以上,總用時“中位數”為5個小時。79.3%的“最近參與”總消費在1000元以下,3000元以上的占12.2%,總消費“中位數”為250元。消費結構中,“交通、餐飲”的花費最多,之后依次為裝備、門票,在“教育、培訓”上消費的學生很少(2.3%)。

    未成年學生中“曾經參與”冰雪運動的約18.6%。在學校接觸過冰雪運動課程或活動的約13%;其中,參加過知識講座等文化活動的約12.7%、冰雪體育課的7.6%、冬令營的5.9%、專業性訓練或比賽的約3.5%。

    青少年“運動喜好”不足 結構性阻礙在哪兒

    以成年學生“最近參與”指標為因變量,可支配收入、“曾經參與”等指標為自變量建立邏輯回歸模型。模型顯示,“曾經參與”指標在0.01置信水平上對因變量指標的正向影響顯著;“首次參與”指標在0.05置信水平上對因變量指標的負向影響顯著。這意味著,曾經的參與體驗有助于再次參與的重現,而且,在一定范圍內首次接觸冰雪運動的年齡越小,其再次參加冰雪運動的概率會相應增大。這個模型所呈現出的趨向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在青少年階段普及冰雪運動的價值和意義。

    調查發現,有43.3%的成年學生對冰雪運動“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明確表示“喜歡”的占35.7%,“不喜歡”的占21.0%;“很少”或“從不”關注冰雪運動的學生占45%,“經常”的占3.0%;截至2019年5月,曾經到現場觀看過冰雪運動比賽的占4.8%。喜歡并享受冰雪運動能夠為參與行為提供心理層面的內動力,培養學生的運動喜好是普及冰雪運動的前提。

    “休閑限制”理論和“休閑限制的層次模型”為識別我國學生運動參與的限制因素提供了理論框架。成年學生的數據顯示,“結構性”限制因素主要包括“附近缺乏冰雪運動設施”(30.7%)和“太忙,沒時間”(20.7%),“個體內在”性的限制因素主要是“沒有進行過冰雪運動的培訓,不會”(15.2%)。學生樣本與全國總樣本比較,“個體內在”因素的“不感興趣”“身體健康狀況不允許”等對學生的限制遠弱于其他群體。

    從參與目的來看,52.8%的成年學生是為了娛樂,96%的家長帶未成年孩子運動也是為了娛樂。從參與時長看,69.5%的成年學生運動參與用時不到2小時,超過1天的深度參與很少(6.2%)。體驗式的、娛樂化的運動參與難以讓人享受到冰雪運動獨特的挑戰自我、極限運動的樂趣,很難培養運動參與的堅持和忠誠,也無法培育深度的體育消費。

    “重要他人”在運動參與的決策過程中發揮重要的機制性作用。調查發現,對“曾經參與”的成年學生的影響依次源自“家人”(33.8%)、“朋友”(28.7%)、“同學”(17.0%);運動同伴依次為“朋友”(44.0)、“家人”(30.2)、“同學”(22.0)。但“親子參與運動”的數據表明,“從不”帶孩子參加冰雪運動的家長占75.3%,“很少”的占13.0%,“有時”占2.0%,“經常”占2.0%。顯然,家庭和同輩群體雖很重要,但當下它們對冰雪運動參與的助力仍然不足。在運動組織方式上,83.7%的成年學生是自發性參與,冰雪協會組織的占5.0%,俱樂部占2.5%,顯示出青少年冰雪運動的社會組織力量較弱。

    調查發現,學生對冬奧會的舉辦周期、主辦城市等信息的了解程度好于全國樣本,但對運動特性、優勢項目等更深層次的認知同樣不清晰。展望2022,成年學生中有現場觀賽意愿的潛在“持票觀眾”約占9.8%,“不一定”的占34.4%,明確表示不會現場觀賽的占55.7%。到奧運會比賽現場觀賽所獲得的賽場體驗是真切的鮮活的,在家門口觀看奧運會比賽必將持續性地影響學生的體育情感和參與行為,如何動員并組織學生屆時到現場觀賽亟須預先籌劃。

    場地設施和師資力量是校園冰雪運動教育的剛需

    國際奧委會《奧林匹克2020議程》《奧林匹克運動的使命和愿景》等文件都表明借主辦奧運會為青少年提供感受和體悟奧林匹克價值觀的“活動課程”的重要性,青少年學生的奧運參與狀況必將成為國際社會評估北京冬奧會教育遺產的關注點。有鑒于此,結合調查數據和訪談資料提出如下對策建議:

    從人文的角度看,冰雪運動進校園的價值主要體現在對青少年的價值觀教育。所以,在當下奧林匹克教育活動漸次升溫的情境下,應首先完整塑造冬季冰雪運動的價值體系并將其整合進中國教育體系的文化語境,讓冬季冰雪運動教育的價值觀與校園的教育理念相融合。只有充實校園冰雪運動教育的精神實質,從體育育人的層面增強學生和家長對冰雪運動的價值認同,增強學校的責任感,才能促進校園冰雪運動教育在冬奧會周期和后奧運期間都能行穩致遠。

    青少年是學習冰雪運動技能的敏感期,也是培養運動喜好的黃金年齡,上文提及的數據模型充分表明在此年齡段普及冰雪運動的關鍵作用。因此,建議依托我國學校體育“班級授課制”的高度組織化優勢對學生進行規范化的冰雪運動教育,提升運動參與質量,著重在學生中培養活躍的、持續性的運動參與群體。另外,建議加強師資力量建設,重點解決冰雪運動師資人事崗位設置的難題,促進冰雪教育提質換擋;此外,建議設立“冬季運動會”競賽體系,促進校內外賽事對接,以高水平比賽推動娛樂性運動向專業性轉化。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簡稱“新基建”,下同)展現出在知識、文化、信息等領域的高品質流通性。調查發現,成年學生獲取冬奧會知識和信息的媒介首選“上網”(38.9%),同時,有78.5%的學生愿意通過互聯網觀看北京冬奧會比賽。可見,學生是“新基建”的堅定追隨者。因此,建議開發與“新基建”相匹配的線上冬奧文化產品,例如,幫助初學者揭開冰雪運動神秘面紗的普及性產品、適合青少年時尚性需求的精神消費產品、滿足學生需求的個性化文化產品等等。“新基建”文化平臺不僅能夠更好地普及冬奧文化,也能促進線下的運動參與,還可以通過促進文化服務升級實現學生的冰雪消費由必需品消費向文化消費轉化。

    場地設施和師資力量是校園冰雪運動教育的剛需,也是當下的瓶頸。大多數學校出于安全考慮,目前一些場地設施處于相對封閉的狀態,建議出臺相關政策文件,優化學校走出校門合理利用社區冰雪運動場館設施的政策環境,鼓勵學校與場館業主根據各地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地培育冰雪運動教育的新業態。另外,建議利用節假日舉辦諸如“家庭冰雪日”之類的主題活動,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實現運動場館向家庭免費或降價開放,帶動家庭積極參與冰雪運動。最后,由于冰雪運動技術門檻比較高,建議推動校園內的學生體育協會與社會上的冰雪運動俱樂部或體育社團對接,提升校園體育社團的組織力和專業化程度,促進學生社團在引領學生冰雪運動參與方面發揮承上啟下的重要作用。

 

將奧林匹克教育融入學校整體教育體系


《光明日報》( 2020年08月08日 10版)

    作者:李樹旺(中國人民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院研究員、人文北京研究基地研究員)

 

 

相關資訊

疫情會影響冬奧會嗎?北京冬奧組委執行副主席回應
冰雪產業應對疫情開拓思路
堅決克服新冠肺炎疫情不利影響 統籌推進冬奧會籌辦和冰雪產業發展
北京冬奧籌辦在疫情防控中穩步推進